"隐瞒旅游史不得好死!" 泰国一医院要患者发毒誓


资金用尽科研团队遭遣散,专家称“短见”、疫情早有预料

1月6日,雷德菲尔德给中方写信,表示愿意提供帮助。

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网站的统计,截至北京时间5日13时13分,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31.2万例,约占全球120万确诊病例总数的1/4,累计死亡病例超过8500例。CNN5日称,过去一天美国1344人死于新冠病毒,为迄今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天。

文章称,当特朗普宣布自己为“战时总统”时,美国已经走上这样一条路:新冠疫情导致的死亡人数超过美国在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以及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中死亡人数的总和。事情本不应该这样,尽管没有很好准备,但美国有专业知识和资源。这次失败与“9·11”事件有些类似:警告响起,但政府最高层充耳不闻,直到敌人已经发动袭击。

CDC于1月8日发出第一个针对新冠病毒的公共警告,但直到1月17日,才开始在洛杉矶、旧金山、纽约等地的机场检测从武汉抵达美国的乘客。

洛杉矶时报指出,特朗普在执政期间,领导政府多次做出削减全球卫生项目预算,降低全球卫生安全重要性评级等错误决策,甚至还提议削减对科学机构的资助,撤销国家安全委员会中重要的全球卫生职位等。今年初,美国立法者曾致信政府,要求其说明停止资助PREDICT的理由。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安格斯·金联合致信美国国际开发署写道,“郑重面对并预防冠状病毒和潜在的全球流行性疾病是非常重要的,这需要足够的资源,联邦政府与专家之间的配合协调。”

1月底至2月初,美国卫生部官员两次向美国管理和预算办公室写信申请1.36亿美元经费,以应对疫情。阿扎和助手们还动员国会向卫生部拨款数十亿美元。但白宫内部一些人认为,美国才出现几例病例就要数十亿的拨款,简直是小题大做。

几周以后新冠疫情在美国迅速蔓延,白宫同意把40亿美元预算降到25亿美元,后来国会将拨款提高到80亿美元,3月7日特朗普在预算案上签字。

2月初,美国政府预算中用于应对传染病的1.05亿美元资金消耗殆尽。当时,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新冠病毒的威胁看起来仍很远。但是对于负责储存物资的卫生官员来说,灾难看起来越来越难以避免。由于资金不足,美国的N95口罩、防护服、医用手套储备严重不足。

该预警项目名为PREDICT (预测),于2005年H5N1禽流感爆发后启动,致力于从搜集到的10,000多只蝙蝠和2,000多只其他哺乳动物标本中寻找危险病毒。该项目一共发现了大约1200种可从野生动物传播到人类的病毒。洛杉矶时报指出,这项发现说明了“全球流行疾病的潜在信号”。该计划确认的病毒种类中,有160多种属于新型冠状病毒,高度类似于目前正在全球肆虐的新型冠状病毒。报道还指出,接受该项目培训的科研人员和实验室就包括识别出本次病毒的武汉病毒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