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个民族博物馆差点毁于西昌山火:火焰最近时仅80米


回国还是留下,是许多海外中国留学生面临的两难选择。【文/观察者网】新冠疫情暴发之际,一款长期被用作抗疟疾药物羟氯喹,被美国总统特朗普寄予厚望,称其可能是疫情“规则改变者”,并再三推荐该“特效药”。

“据我所看到的研究,我认为大部分是在海外,显示了(该药)‘明显的治疗效果’”,知情人士称这是纳瓦罗当场说的第一句,“这确实就是从纳瓦罗嘴里说出来的”。而后,一直对羟氯喹持怀疑态度的福奇当场站出来反驳,目前证明羟氯喹对新冠病毒有效的证据只是坊间传闻。

伦敦飞上海票价18万航班仍在报批,航司称旅客若有瞒报不予退款针对“伦敦飞上海18万元机票售罄”一事,3月16日晚,金鹿航空有关负责人回应南都记者称,该航班系从亚洲空机飞往英国接收乘客,分摊到单座价格较高,目前仍在按规定落实航班的报批程序,届时如有旅客隐瞒健康状况将被拒登机,且机票费用不予退还。

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坐在会议桌最前端,福奇、美另一顶级医学专家黛博拉·比尔克斯、总统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国土安全部长查德·沃尔夫等多位政府官员也在桌前坐着。纳瓦罗等人则在后面坐着。

四位知情人士透露,当地时间5日下午1点半左右,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在战情室开会。

特朗普本人更是对自己的立场毫不掩饰,他在5日的发布会上说,“你有什么损失呢?接受它。我真的认为我们应该接受它。但这是他们的选择。他们医生、在医院里的医生的选择。但你想试试羟氯喹,就试试吧。”

然而,在福奇与一些卫生官员看来,羟氯喹能对抗新冠肺炎还未被证实,还需要更多证据。

“在我们的从医经验中,这是第一次,必须平衡社区以及我们通常关注的个别病人之间的福祉。”CNN援引洛杉矶医生艾拉·拜奥克的话这样说。【民航局谈严控入境公务机:目前#每日实际入境公务机3架次左右#】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于4月6日召开新闻发布会,中国民用航空局飞行标准司副司长韩光祖介绍,3月17日,在北京首都机场国际航班分流措施实施之前就明确了除外交、公务、医疗救援等紧急情况外,暂停受理首都机场其他入境公务机计划。自3月25日开始,在全国范围内严格控制入境公务机的计划审批,明确执行政府需求的入境公务机,组团单位要提供省部级以上部门的证明函,其他入境公务机需提供目的地机场所在地的副省级以上地方政府联防联控机制提供的接收函。目前每日实际入境的公务机在3架次左右。

福奇这番话把纳瓦罗当场惹毛,消息人士称,他“非常生气”。纳瓦罗指着桌上那一堆全是研究羟氯喹的文件驳斥到,“那是科学,不是传闻!”

据美国有限电视新闻网(CNN)的说法,福奇反驳时反问的一句“你说什么”是让纳瓦罗情绪爆发的导火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