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上海“城中村”
来源:疫情中的上海“城中村”发稿时间:2020-03-29 20:12:54


墨西哥卫生部发言人给出的理由是,“病毒的高危传播期是从携带者开始出现症状之后才开始”,也就是说总统跟目前已经确诊的州长接触的时候,这个州长还没有出现症状,所以总统被感染的“可能性极小”,因此不需要进行病毒测试。另外他还强调,病毒检测是针对已经有症状的人,如果对总统洛佩斯“没有症状的人”进行测试,是“没有医学意义的”。这样的表述在民众中引发议论,因为墨西哥总统洛佩斯之前曾公开表示,在需要的时候,他愿意接受病毒检测。

美国强大的民间自治体系会发挥不逊于政府的作用,承担很多基层治理的职能。因此,疫情集中暴发区域或许会出现一些混乱,但是整体失序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该临时医院是由贾维茨中心(Jacob K. Javits Convention Center)改造而来,将可以容纳1000个床位。贾维茨会展中心位于美国纽约曼哈顿的西侧,于1986年始建,是纽约最大的会展中心,它的总面积约为70000平方米,建筑物有四层。这几日,美国的疫情牵动人心。

不过,美国流行的派对文化会是疫情防控的一大障碍,也因此导致了美国特色的“疫情低龄化”。这次疫情在多国都是对老年人群体杀伤大,但以纽约为例,18岁到49岁的青壮年占到了54%。

据Worldmeters实时数据,美国当地时间26日新增确诊病例14805例,新增病例死亡170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83016例,累计死亡1197例。

在迈阿密海滩上,疫情阻止不了大学生的春假热情;在时尚之都纽约,仍有不少年轻人跑到外面玩。政府对“熊孩子”其实也很难拿出对策,还得等社会舆论发挥作用。不过,从人口年龄结构的角度看,美国抗疫的基础条件比起严重老龄化的欧洲要好一些。

美国的科技能力和政府动员能力还是可以放心的,正在不断提高效率、发挥作用。

无论如何,全球抗疫的焦点确实转移到了美国。美国的疫情形势关系到全球经济和金融的稳定,确实举足轻重。应该承认,此次疫情早期各国的准备都嫌不足,美国也未能例外。美国政府是最早采取口岸管制措施的国家之一,但新冠疫情高传染性和无症状传播的特性,还是没能防住疫情输入。

美国民众一向对外来危机反应迟钝,面对一战、二战以及恐怖主义威胁等重大国际危机都是如此。危机没有造成实际损失的情况下,民众很难响应政府的政策动员。

好在美国政治有很好的纠错机制,总统“任性”不至于失控。他造成的最大麻烦不是直接干扰抗疫——美国体制中专业机构是应对疫情的真正主导力量,而是“无限宽松”的经济政策会产生严重后遗症,这在当前还不会显示出来。当地时间3月28日,墨西哥卫生部发言人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墨西哥总统洛佩斯不需要、也不会进行病毒检测,虽然洛佩斯总统与已经确诊的墨西哥伊达尔戈州(Hidalgo)的州长奥马尔·法亚德(Omar Fayad)曾在18日有过近距离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