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04例 复活节岛出现首例


中国卫生:我国本轮疫情流行高峰已过,这是不是意味着防控工作也可以告一段落了?

专家史蒂文·范·古特于27日表示,“这只猫腹泻,不停地呕吐,呼吸困难。研究人员在猫的粪便中发现了新冠病毒。”目前还没有关于这只猫或其主人状况的其他任何信息。“武汉市内住着1000多万人,封城,是万不得已的措施。其实我们之前已经提出建议,希望武汉‘不进不出’,要真能做到‘不进不出’,也就不需要封城了。但是要过年了,大家做不到呀,所以只好采取封城这样强硬的措施来控制疫情。如果不封城,更多城市都变成武汉那样,那对我们国家的损失太大了。”

所以我当时提出,这次要想及时发现并隔离传染源,就必须按照甲类传染病管理。只有按照甲类传染病管理,才能排查和隔离所有传染源,而且不仅隔离患者本人,密切接触者也要隔离。

23日上午10点,武汉封城,这是党中央、国务院做出的英明决策。

刚来的时候,ICU病亡率很高,超过80%。我们采用了在H7N9禽流感患者救治过程中累积总结的成功经验,制定以“四抗二平衡“为重点的综合治疗策略,加强应用“三大技术”——人工肝、微生态、干细胞等新技术,提高重症患者救治成功率。

但即使解除了封城,我们的防控还不能放松。要警惕无症状病毒携带者、警惕出院病人会重新复阳。还要继续加大社区防控力度,所有出现发热症状的人,必须到医院发热门诊去就诊、检测。还要警惕的是,国外病人正处在上升期,严防疫情输入是另一个重要战场,这有可能导致我国第二波疫情的传染和流行,所以我们要“严防死守”,才有可能避免引起新的流行。

李兰娟:回杭州后,我一直密切关注全国疫情变化。1月18日出发去武汉时,我曾跟浙江省卫生健康委张平主任通过电话,请他“守牢”浙江,防止出现第二代病人。1月22日晚上深夜,张平主任给我打电话说,近期有大量的人从武汉返回浙江,不仅引起了第二代感染,还引发了聚集性疫情,接下来可能会有更多的人回来,会造成更大的疫情扩散。我感到疫情形势非常严峻,如果连浙江都守不住的话,那么全国其他城市的防控工作将更加艰难。结束电话后,我立即向上汇报:基于疫情状况,武汉必须马上封城,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而且,封城的时间绝不要拖到1月24日大年三十,否则疫情会更大规模向全国播散。

刚开始重症病人救治很难,如今危重症病人病死率已经明显下降

如果不封城,更多城市变成武汉那样,国家的损失就太大了

李兰娟:从2月2日到现在,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当初疫情相当严重,很多病人隔离不够,住院难、检测难,我也提出了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许多建议和办法。在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下,发出“应收尽收、应治尽治”的号令,经过大家齐心协力、守望相助,想了很多办法,政府一下子腾出了超过1万张的床位。到现在,所有的方舱医院已全部休舱,武汉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医院,也已经集中到10家。每天的新发感染者,从四位数、三位数、两位数,已经到现在的个位数。(3月18日0—24时,武汉市确诊病例、疑似病例均无新增,这是疫情发生以来,首次出现“双零”。)